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照片与相机

□ 曹 洋

在老家的堂屋墙上,挂着两个木制相框,那嵌着玻璃的相框里,夹着大小不一、年代各异的照片,有父亲穿着笔挺军装的,有母亲梳着长辫子的,有全家人的合影照,也有我的百天照。

这些黑白与彩色照片,在无声的岁月沉淀中,有的保存完好如初,有的色彩已褪得只剩下了模糊人影,而有的在那白色的相纸上面,只留下些许淡黄色的痕迹。

我从墙上取下相框,用鸡毛掸子拂去积尘,卸掉相框后面的衬板把照片取出,放在院子的阴凉处让风吹了半天,然后又小心地夹进了相框中。

我双手摩挲着这些泛黄的照片,指尖沾染着点点掉落的细微粉末儿。这些照片上静止的画面,每张都印刻着一段逝去的时光,每张背后都隐藏着一段故事,这些照片拨弄着我的心弦,将我的思绪又带回了那个年代。

繁华热闹的横山街上,沿街门面中一个不起眼的照相馆,门头上挂着用红油漆书写的“争艳照相”木匾。照相馆内,迎面墙上挂着几幅彩色的背景幕布,有垂柳掩映的白塔,有雄伟壮观的长城,还有那风景如画的西湖。

这并不宽敞的照相馆里,弥散着一股淡淡的显影药水的气味。在幕布的两侧,是两个三脚架托举着的射灯,旁边的地上,放着木马和皮球之类的玩具,墙壁上还贴着各式各样的照片,以方便前来照相的人们参考选样。

我对照相馆的师傅并不陌生,因为在每年学生毕业前,这位师傅都会骑着摩托车来到学校,给即将毕业的学生照合影相。除照班级集体合影相外,也有照个人相的。男同学喜欢扮酷,就骑在师傅的摩托车上;女同学腼腆,就站在五颜六色的花丛中。照完相后,过上一阵子洗印出来,师傅再骑着摩托车给送过来。

儿时,父亲有一部东方牌胶片相机,每次使用前,先打开后盖放入胶卷,将胶卷边缘的卡孔嵌到轴齿上,然后闭合盖仓,扳动扳手绞上一张,在焦距的伸缩旋转中,那模糊的影像逐渐变得清晰,轻摁快门的瞬间,咔嚓一声脆响,图像就被定格在了胶片之上。

这传统的胶片相机,要经过系统学习之后才能上手拍摄,再加之相机在当时价格不菲,这令许多想学照相的人都望而却步。

时代催生了“傻瓜”相机。它没有那么多烦琐的技术要求,不会的人也能拍摄,而且价格也不高,老百姓也买得起,即使不想买,也可以去照相馆掏钱租用。

然而,“傻瓜”相机犹如昙花一现,很快被数码相机取而代之。

虽然胶片相机与数码相机都是相机,但两者比起来却差之千里。数码相机可随拍随看,如果嫌照得不满意,还可以删掉重拍,而且还有手动、自动等模式任你挑选,这是传统的胶片相机无法相比的。

如今是科技大爆炸的时代,那曾经贵重的手机,已不再是什么奢侈物品,而且不管是高档还是低端,都配置有照相功能。手机的普及,等于人人手里都握着一部相机,人人都是拍摄者,人人都是创作者,只要随手轻触按键,照相就是这么随心所欲。

照片,它定格的不仅是光影画面,更多的是记录了逝去的回忆。相机,它经历的不仅是设备更迭,更多的是见证了科技的进步与时代的发展。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