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回望千年 感受古人纳凉智慧

记者 柳浩楠

众所周知,19世纪晚期,我国民用电力才得到广泛应用。遥远的古代,古人既没有电扇,也没有空调,又不能冻冰棍儿吃,三伏天里他们怎么消暑降温,难道古代的夏天没有这么热?

非也。乾隆年间,《青城县志》中提及:“大旱千里,室内器具俱热,风炙树木向西南辄多死。”《浮山县志》中记载:“夏五月大热,道路行人多有毙者,京师更甚,浮人在京贸易者亦有热毙者。”不仅仅是山东和山西,《天津县志》中也有关于酷热天气的描写:“五月苦热,土石皆焦,桅顶流金,人多热死。”

《中国三千年气象记录总集》中记载,乾隆八年的那场高温天气波及半个中国,尤其是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等华北地区都是极度高温。当年身在北京的法国传教士记录的实测温度显示,7月20至25日气温均高于40℃,其中7月25日气温44.4℃。可以说,乾隆八年这场持续了半个多月的极端高温天气是中国历史上近三百年来之最。

三伏天里,酷热难耐,古人是如何巧妙使用一些小工具纳凉的?扇子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古今注》里说五帝时代的舜广开视听,求贤人以自辅,作五明扇。还说到了周代,制度规定以雉尾扇为王后、夫人车服。扇子最早并不用来拂凉驱暑,而是作为一种仪仗饰物,后来才慢慢演变为方便携带的团扇和折扇。“揖让月在手,动摇风满怀。”南唐后主李煜的《咏扇》便很好地描绘了月下摇扇,手起扇落,清风徐来的美好纳凉画面。从古至今,扇子历经数千年传承,因其精巧雅致易携带的特点受到现代人的喜爱。

据史料显示,汉代,人们曾制造出一种名叫“叶轮拨风”的器械,东晋葛洪《西京杂记》中记载:“长安巧匠丁缓作七轮扇,大皆径丈,相连续,一人运之,满堂寒颤。”这种器械的拨风原理是利用叶轮的旋转形成风源,即在巨轮上安上七个叶片,一人摇动手柄,七个叶轮飞速旋转,空气被搅动起来产生凉风。只不过这种大型纳凉工具多见于豪门贵胄之家,寻常百姓家是见不到的。

市博物馆馆藏文物唐代搅釉瓷枕。

瓷枕也是古人的一种消暑神器,瓷器自带的冰凉釉质,足以秒杀一切质感的枕头。据了解,瓷枕最早烧制于隋朝。在河南安阳,隋代开皇年间的张盛墓出土的瓷枕,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早的瓷枕实物。北宋诗人张耒的《谢黄师是惠碧瓷枕》曰:“巩人作枕坚且青,故人赠我消炎蒸。持之入室凉风生,脑寒发冷泥丸惊。”诗文对瓷枕的消暑功能大加赞赏,也印证了古人用瓷枕消暑的事实。

竹夫人是一种以竹篾编成、中空通风的笼状椭圆形物,在睡眠时揽抱,根据“弄堂穿风”的原理,供人取凉,能有效避免肌肤的黏热之感。如今早已难觅踪迹,甚少有人知道,一千多年前却是寻常百姓家的夏天必备之物。《红楼梦》中有一首谜面诗正是以“竹夫人”为谜底:“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山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虽浓不到冬。”

三伏天到江河里洗冷水浴也是古人的一种纳凉方式,亲水以消暑热。不过,要说最舒适的消暑去处还得是凉屋。在唐代,凉屋傍水而建,其运行原理大致如水车,依靠水循环的方式推动扇轮摇转,将水中的凉气缓缓送入屋中;还有的利用机械原理将水送至屋顶,后沿檐而下,流水潺潺,形成人工水帘。水从高处来,便能形成降温效果,低碳又环保。唐代诗人张仲素《杂曲歌辞·宫中乐》诗云:“江果瑶池实,金盘露井冰。甘泉将避暑,台殿晓光凝。”描写的就是这种利用水循环建成的凉屋。

到了宋代,这样的凉屋、凉亭依旧广受欢迎。爱好风雅的宋人,还会在凉屋四周或是厅堂里摆放鲜花,使凉风中夹带花香,既赏心悦目又高雅风趣。到了明朝,避暑建筑从宫廷贵族走向民间。寻常百姓也开始巧妙利用自然优势,掘井纳凉度过炎热夏天,如文人高濂在《遵生八笺》中记载:“霍都别墅,一堂之中开七井,皆以镂刻之,盘覆之,夏日坐其上,七井生凉,不知暑气。”不难看出,明代的“凉屋”在巧妙利用地理优势上又前进了一大步。

冰的使用在古代也非常巧妙。四季轮回,有暑有寒,冰块并不是随时都能得到。古人利用智慧发现了存冰法。冬天自然结冰时将冰块储存到地窖里,等到夏天时取出使用。这种简单的存冰方法,从先秦一直使用到新中国成立后。储存的冰块一般取自城市里的天然河湖,比如北京的北海、积水潭、太平湖,还有济南的大明湖,都是过去重要的取冰处。寒冬时节,湖面结冰,待到冰面上能走人了,就开始进行切冰作业,把冰切成一米见方的冰块,运送到地窖里保存。保存时要在冰块上盖上厚厚的稻草保温,这样就能保证冰块挺到夏天而不融化。古代很多大城市都建有冰窖。清朝时,北京城内的官方冰窖就有4处18座,由工部统一管理,存冰量在20万块以上。每年冬天,皇帝派工匠从紫禁城护城河凿冰切成方块,藏进冰窖,等到来年酷暑供皇室使用。

现代人的夏天离不开冰箱,古人想要贪凉也是一样。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战国青铜冰鉴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冰箱”,是战国时期的青铜酒器,1977年出土于湖北省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战国青铜冰鉴是由一个方鉴和一件方尊缶组成的青铜套器。鉴为方体,方尊缶置于方鉴内,鉴作外套,缶在其中,缶的外壁和鉴的内壁之间有很大的空间,可以用来装冰,缶内则可以装酒、冷饮,还能冰镇食物和水果。青铜冰鉴除了是最古老的“冰箱”,也是当时一种重要的祭祀礼器。战国青铜冰鉴展示了中国古代青铜铸造的高超技法和先进水平,不仅成为研究古代历史的重要证物,更是青铜铸造史上的典范之作。

《周礼·天官·凌人》中记载:“春始治鉴,凡外内饔之膳羞鉴焉,凡酒浆之酒醴亦如之,祭祀共冰鉴,宾客共冰。”由此可见,早在西周时,古人就已经发明了冰鉴,并广泛应用于夏季食物的保鲜和冰镇。

炎炎夏日里的各种花式降温避暑大法,显露出古代劳动人民的无限智慧。其实,回顾古人消夏的历史,也是从生活化角度去感受人类文明发展轨迹的一种方式。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