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戏 迷

相裕亭

张松是个戏迷。年轻时,张松在大队戏班子里演过戏,懂些戏文。眼下,他都六十有几的人了,一听到小街上锣鼓家什响,心里就直犯痒痒。

这日午后,张松家小院里正晒着一大片金灿灿的稻谷。村部大喇叭里突然高喊:“大家注意啦,乡文化站送戏下乡来了。”随之,大喇叭里传出了锣鼓喧天的敲打声。

张松顿时坐不住了。而此刻,正在院门口打陀螺、捻线绳的女人,伸脚挡住他的去路,问:“院子里晒了这么多稻谷,你又要往哪去?”

张松说:“我去戏场看看就回来。”

女人一只手高架着旋转的陀螺,一只手捻着陀螺中的线绳,问他:“等会下雨了怎么办?”

张松说:“不会的,你看这天,白花花的大太阳,哪能下雨呢?”说这话的时候,张松还把本市电视台预报今天无雨的消息说给了女人。女人可能也觉得不会下雨,嘀咕了一句:“这么大岁数了,整天没个正经。”随之收腿,放张松走了。

张松来到小街上,远远看到村部门前的场院里拉起一条横幅,上面红底黄字写着:深入开展“七五”普法宣传。

张松明白了,今儿这戏,是搞普法宣传的。

近几年,乡里农机站、科协、红十字会等,都来搞过类似的送戏下乡活动。那一刻,张松脚下的步子明显放慢了,他知道好戏在后头。之前,还要做些普法宣传。

果然,张松尚未走近戏场,一个肩挎“七五”普法大红绸的女孩笑眯眯地迎上来,递给他一张粉红色的纸片,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普法条款,张松拿在手上,并没有一条一条去看,他只想知道今天演什么戏。

可此刻的戏台上,并没有要演戏的样子,而是拉开条桌,如同村里开大会一样,坐着一大排乡里、村里的干部。乡里的普法宣传员捧着纸片,认认真真地读上面的条款,张松只得耐心听下去。过了好一会儿,宣传员好不容易读完了。本该演戏了吧,没,村干部还要强调几点普法的重要性。这让张松着急得不行,他家院子里还晒着满院的稻谷哩!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片乌云刮过来,原本好端端的天,转眼间,阴云密布,豆粒大的雨点,毫无征兆地落下来。

张松一看下雨了,撒腿就往家跑。

可等他跑回家时,院子里的稻谷全被雨水浇透了,女人只抢出来一小部分。

大雨中,女人看到张松冒冒失失地跑回来,没头没脸地骂他:“你个老东西,不是说没有雨吗?往家跑什么?在那看戏呗!”

张松不吭声,慌忙在雨中收稻谷。

女人一边往簸箕里扒湿漉漉的稻谷,一边埋怨张松:“我叫你在家晒稻谷,你偏要去看戏,现在好了吧,有戏可看了吧!”

张松仍旧不吭声。但他心里直犯嘀咕:昨晚,本市电视台预报今天少云到多云,怎么突然就下起雨了呢?

女人则没完没了地唠叨。吃晚饭的时候,女人还在埋怨他不该选个落雨的天气晒稻谷,更不应该晒上稻谷后去听戏。张松心里已经很纠结了,再被女人说来说去的,更加不是滋味。可恰在这时,电视上一条本市新闻,让张松瞪大了眼睛,新闻里说:今天,我市成功实施了人工降雨。

也就是说,今天原本是没有雨的。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不是自然下雨,而是人工降雨。张松奔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他家的稻谷是不应该遭雨淋的,这是人为搞破坏。联想到今天的普法宣传,张松觉得,应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利益。

第二天,张松来到市电视台,要求赔偿他的损失。

市电视台的领导听了他的来意,先是感到好笑,可仔细琢磨,又觉得眼前这老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于是,他们把责任推给市气象局。市电视台的同志告诉张松,他们每天的天气预报都是市气象局提供的,建议张松去市气象局讨个说法。

张松找到市气象局。市气象局的人说,人工降雨是政府行为,与市气象局无关,让张松去找市政府。

张松找到市政府。市政府接待办的领导听了张松家的遭遇后,首先强调,人工降雨是为民造福。至于张松家这种特殊情况,可以考虑适当给予补偿。但是,需要张松提供稻谷的损失数量。

当天晚上,张松喜滋滋地跑回家,把市政府答应要给他补偿的事说给了女人,女人当即多了一个心眼,把往年的陈谷子搬出来,要掺进被雨淋了的稻谷中,以此多讨一点政府的补偿金。

张松一看,女人要弄虚作假,脸色一板,批评女人,说:“法律是讲究证据的,你这样弄哪行。”随之,张松便把他在普法宣传中学到的法律知识,一条一条向女人宣讲起来……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