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苏辙笔下的壶公观

赵新春

汝南壶公观(亦称壶仙观)位于汝南县城西北7.5公里的壶仙观村,至今遗迹尚存,是汝南市井小吏费长房遇仙的地方,供奉的是他的师傅——壶公。

栗东旭/绘

苏辙有一首《蔡州壶公观刘道士》诗,说的就是这座壶公观。这首诗的诗引记录了两任蔡州的欧阳修的一段轶事。元祐八年(1093年)七月,苏辙的女婿曹焕从安陆回京路过蔡州,游了壶公观,拜谒了观中年已87岁的道长刘道渊。刘道长神气甚清,特别善谈,身上一件细布单衣,缝缝补补,满是补丁。在他房间的墙壁上题满诗文,都是说欧阳修与刘道长交换衣服的雅事。曹焕问其缘由,老道长略显惆怅地告诉他:我身上这件衣服是淮西守(蔡州知州)欧阳永叔(欧阳修)所赠。世人都说欧阳永叔工文词,善辩论,忠信笃学,却没有人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他与我有夙契,且同年出生。当年他离开蔡州时,把这件衣服给我作为留念。我穿着它30年,缝缝补补,从没有一点污垢与俗气。等我接到他去世的消息,我也距离开人世不远了。曹焕有点不解,想再问问,老道长却一句不答了。这让苏辙想起自己“少与兄子瞻”从游欧阳修,一直怀疑欧阳修是“神仙天人,非世俗之士”的往事,记起了当年欧阳修与谢希深、尹师鲁、梅圣俞等人同游嵩山,见苍崖绝涧之上有苔藓所书“神清之洞”4个大字,其他人皆言不见的奇事。将两件事联系起来,苏辙觉得刘道长所说与欧阳修所说十分吻合,感慨万千中作《蔡州壶公观刘道士(并引)》,赠给欧阳修的儿子:思颍求归今几时,布衣犹在老刘师。龙章旧有世人识,蝉蜕惟应野老知。昔葬衣冠今在否,近传音问不须疑。曾闻圯上逢黄石,久矣留侯不见欺。

诗引中他还提到,当时的壶公观“悬壶之木,木老死久矣,环生孙蘖无数。”关于这棵“悬壶之木”,当时曾任蔡州通判的刘敞写有《壶公祠大树》诗和《壶公祠大树记》文。他的《壶公祠大树》诗说这棵树已有千年:“若人既羽化,伊树亦千年。委干龙蛇蛰(此树枝反下入土中),交阴孔翠鲜。流光驹过隙,浮世海成田。信有壶中药,能移物外天。真游藐何许,神理信茫然。会见辽东鹤,悲歌感市廛(壶公所居近市。今此树乃在郊外,非汉时城也)。”

宋朝探花、上蔡人祖无择游历壶公观,写有《题蔡州壶仙观》:莺老花残过禁烟,杖藜闲步到壶仙。仙家本是无尘地,别有风光一洞天。题记中说,那时的壶仙观院内因“有仙榆数十株,亦名大木观”。

宋朝称壶公观,也称壶仙观、大木观,是当时蔡州一处非常出名的景致,不少宋代文人的著作里都留有它的影子,著名的如苏辙的《蔡州壶公观刘道士〈并引〉》、宋朝陈师道的《壶公观大木》、秦观的《次韵太守向公登楼眺望二首》、吕南公的《出蔡州》、刘敞的《壶公祠送别》等。

到明清时,壶公观已经衰落。“壶公仙迹”被文人推为“汝南十景” 之一,明末清初当地著名文人羊璘写有《壶公仙迹》:“市上白头翁已去,传来姓字多荒唐。翻身欲解壶中诀,煮石先倾楼下觞。鹤子往还等石火,灵祠兴废历齐梁。一湾沙湿银杏树,野草青青晚日黄。”

曾参与清《河南通志》纂修的汝南人修志文人李根茂也写有《秋日游壶仙观》:“壶公遗观傍荒丘,汝水萦回绕观流。不知仙子何处去,世人犹向此中求。高原日暮牛羊下,废址风来草树秋。若是长房乘杖回,桑田沧海亦生愁。”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