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坐在故乡的树荫下

□ 申永彬

我受了伤,回到久违的故乡,蛰居在老屋疗养。

春天的乡村幽静宜人,终日,听到的是枝头沙沙的风声和各种鸟鸣,看到的是碧绿的田野和绿树浓荫。乡间小路上走着的、树荫下坐着的,都是熟悉的身影,见了面是笑容满面的亲切问候,让人感到温暖而舒适。凉爽的清晨和宁静的黄昏,空气里充满浓郁的花草清香,沁人心脾。夜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或繁星满天,或月光皎洁。

院子里有棵粗大的刺槐,稠密的绿叶间挂着串串白色的槐花,散发着淡淡清香,蜜蜂整天在枝头嗡嗡作响。天晴的时候,我坐在槐树下,碧绿的槐叶层层叠叠交织在头顶,阳光照在绿叶上,从下面看,如片片温润的碧玉,滤下一层诱人的绿光。

这棵大槐树,我童年时它就生长在这里。那时,树下有蝶豆花,翠绿的花藤上缀满蓝蝴蝶般的花朵。姐姐不知是否还记得,那天,她带着朋友来家中,小院里春光明媚,鸟语花香,层层叠叠的绿叶映着阳光青翠欲滴,在春风里摇曳。她们在花藤下采撷蓝色的花朵,放在竹篾篓里,拿到阳光下晾晒。她们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槐树梢上的一只花喜鹊仿佛为应和花藤下笼罩在绿色光影里几个女孩的欢声笑语,也喳喳鸣叫起来……

这一幕,如诗如画印在我的记忆里。而今,我坐在这棵槐树下,当年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现在,这棵槐树下成了我“会客”的地方。乡亲们听说我回来了,常来这座很久没人走动的老宅里坐一会儿,嘘寒问暖,言谈举止中透着亲切质朴的乡情。

来人的时候,从屋里搬出几把小竹椅,围坐在树荫里,一包香烟,几杯清茶,天南地北随意畅谈。我不但知道了一些治疗创伤的偏方,而且知道了许多发生在村子里的新闻旧闻。清风徐来,枝影扶疏,头顶的绿叶沙沙作响,鸟雀在枝头喳喳鸣叫,老院宁静的空气里充满了春天花草的芬芳。

乡亲们大都信命,相信人生祸福都是前定。因此,他们能够坦然地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变故,保持一种豁达的心境。他们劝慰我:“好事坏事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事,看起来是好事,也许会变成坏事;有些事,看起来是坏事,说不定会变成好事。就拿你受伤这事来说,也许因为你受了伤,不能再出去了,会有一件想不到的好事落到你身上。”

这并不是说我受了伤是件好事,也并非说我会因此得到什么实在的好处,他们只是拿这种祸福倚伏的道理开导我:事情既然已经出现,就无法挽回,心情放宽一些,换个角度去看待那些不如意的事情。

其实,在外漂泊这么多年,能在这美好的春天里,坐在十年来日夜思念的故乡凉爽的绿荫下,静静地感受处处散发着温馨回忆的老院的这份宁静,对我长久思念的心灵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有时,我独自坐着,看着摇曳的树影,听着满耳鸟鸣,便会想起在外漂泊时思念家乡的情景——记得我骑单车在云贵高原上漫游的时候,一天傍晚,我在荒野中看见了一棵刺槐。正是暮春时节,树上开满了白色的槐花。那时,我已好久没见过这种树了,乍见之下,如遇故人。我离家时,故乡的山野和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生长着这种粗大的刺槐,春天槐花开放,漫山遍野都是雪白的槐花。当时我看到那棵开花的刺槐,仿佛看见了故乡春天的美景,格外亲切。我抚摸着它粗糙的树干,望着枝头串串下垂的槐花,沉浸在对故乡的思念之中,久久不忍离去。

今天,能有机会坐在故乡春天的树荫下,坐在漂泊在外时的殷切思念里,听着淳朴的乡音絮絮而谈,这难道不是一种幸福?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