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故乡的秋

□ 朱国喜

长时间没有在家陪伴父母了,今年国庆节因为天气原因在老家住了多日,与双亲共进三餐,其乐融融。然而,免不了要出门走走。行走间,感受到了故乡的秋,今年与往年不同,与他乡有别。

重阳节前夜,天气突变,寒风伴着细雨,气温骤降。几个月没下雨了,算是一场甘霖,拥裹了中原大地。雨不间断下了三天三夜,滴滴答答的雨声敲打着玻璃窗,北风使劲摇晃着树冠,萧瑟景象笼罩着故乡的小村庄。

雨终于停了,云还没有完全散去。天空较晴日低了许多,仿佛伸手可触。乌鸦蹲在电线上发呆,喜鹊在修长的杨树梢喳喳鸣叫。光秃秃的田地“喝”足了水分,只等天晴略微干些,便可以撒欢耕种。“寒露两旁看早麦”,正是秋播的好时节。

久雨初歇,晨雾颇重。村庄半隐半露,一排粉墙黛瓦的别墅若隐若现。邻家叔叔早起,穿上了棉衣,弓着背,沿着村路察看墒情,两只土狗紧随其后,摇着尾巴,不紧不慢地跟着。与他打招呼,他面带微笑,这笑是给我的,更是送给这场透墒雨的。

早饭后,云霁雾散,村庄露出真面目。穿村而过的柏油路被雨水洗得乌亮。洁白的院墙上写着红标语,内容是保护人居环境的。提琴塑像和工农兵塑像格外洁净。一家家手工提琴作坊的门楼上的国旗格外醒目。不远处的山尖还隐在雾中,两边的山岭莽莽苍苍。

沿村路北去,小狗欢快地跟在身后。橡树叶凌乱地躺在路面上,任车辆碾压而过。池塘里蓄满了水,颜色有些浑浊。山岭在水塘里投了模糊的影,显得有些寂寞。这是一条“四好”乡村公路,路边新砌了排水沟,栽种了紫薇、海棠、樱花、冬青等多种观赏植物,春夏秋三季,不同的花卉应时而开,姹紫嫣红。紫薇又名“百日红”,云霞般的花谢去不久,尚余一两束恹恹地开着,为即将谢幕的秋送行。

20世纪90年代初,全乡劳力来这里绿化荒山,种下了数以万计的马尾松幼苗。如今,幼苗长成参天大树,密密的松树满坡满岭,松针积了厚厚一层。松树林成了乡村游的市民小憩、养心、野炊的好去处。他们的活动痕迹尚在,任冷风冷雨也涂抹不去。

一条蜿蜒的沙土路穿过橡树林通向山脚,雨水把沙土路切割得伤痕累累。穿过树林,便是一大片草地,草色泛黄,延伸到山脚和树林。生活条件好转,年轻人外出务工增多,养牛户几乎绝迹,经年累月地休牧改变了山岭的面貌,无数的荆条长得一人多高。它们彼此勾连交错,把小时候走过的山路遮掩起来,仔细辨认,依稀可以识别。拨开密密麻麻的荆条,踩着略微湿滑的蚰蜒路向上攀登。

站在半山腰的巨石上,举目张望,重峦叠嶂尽收眼底。黄绿斑斓的两道山岭,片片苍翠的松树林,块块明亮的池塘,笔直的高速公路,奔驰的车辆,高楼林立的集镇,秋收后待耕的田畴,每一处风景都无比熟悉。竹沟水库像一块不规则的明镜,隐在山岭间。烈士陵园的纪念碑立在山头,纪念碑下一定有游客在驻足仰望,向长眠于此的先烈们致敬。竹沟是一块红色热土,曾经的中共中央中原局在这里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一大批新四军骨干人员从竹沟走出去,奔赴皖苏一线抗击日军,为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血雨腥风已成过去,今天的幸福生活越来越美。养育我长大的小山村名声在外,村中十几家手工提琴作坊生意兴隆,吸纳了本地不少青年来小村务工。

天地造化,万物有灵。斑斓的秋色里,故乡的秋风姿绰约。高耸的风力发电,连片的太阳能光伏,市内海拔最高的村庄,它们都是秋的点缀。不同于往昔,一切都变了模样。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