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围巾绕颈的岁月

□ 时双庆

天气转凉的时候,思念犹如雪花,人也就不由自主地奔向温暖的事物。我把那些厚重的衣物翻出来,羊毛衫、厚外套,带绒的裤子,一件又一件,你都不知道它们是何时钻进衣柜里的。这些想不起来而又曾经拥有过的东西把眼前的日子慢慢拉长,让你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生活里的寒冬岁月,清新而又充满了久别的味道。那两条粉色的围巾是女儿的,毛茸茸的,两端绣着草莓。洁白的围巾是妻子的,灰色带条纹的围巾是我的。

小时候,每逢下雪,衣服穿得臃肿不堪,宽厚的皮帽拉下两个大耳护,不仅遮盖了头脸,还包裹了脖颈,暖和自然是不用说的。后来,上了初中,就不再喜欢这五花大绑般的粗俗打扮了。青春期的孩子,要的不是暖,而是酷和帅气。我常常羡慕班里有钱人家的孩子,雪天时,女生把围巾缠得只留下两只眼睛,男生则是一袭飘逸的长围巾,或缠绕两圈,自然地垂下来,或在胸前挽个结,一长一短地搭配着,又或者就那样随意地挂在脖子上,晃来晃去。无论是怎样的穿戴,有围巾装饰,都显得清新脱俗,文艺范儿十足。

有雪的日子,围巾是美丽的,动人的,让人心心念念的,却也曾闹出一段令人捧腹的笑话。我们学校的操场在围墙之外,一个荒凉的小山坡上。那天早晨出操的时候,天还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不一会儿,竟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再加上天冷,带着几分恐惧,让人不自觉地在心里打起了寒战。一班打头,我们二班紧跟其后,跑了三圈,一班的队伍里突然发出一声惨烈的喊叫,前面瞬间乱作一团。班主任大声呵斥:“叫啥!有啥好怕的!”他一边生气地嚷嚷,一边朝着前面跑去。可是,还没有跑出多远,他又快速地折回来,拉着我们班的同学紧张地说:“快跑,回学校!”一听老师让大家跑,我撒开两腿就向学校跑去。整个操场慌乱的场景,不亚于大片中的恐怖镜头。跑回了教室,坐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的心还在怦怦直跳。

后来,我们问老师为啥跑,他说:“哎呀,别提了!我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向我飘过来,晃啊晃的……”我们哄堂大笑。事后,学校政教处给出了通报:××班××学生,为了偷懒,跑操的时候擅自下队。等到跑操快结束时,又找不到了自己的班级,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还戴了个白围巾。自此,迫于同学们的心理压力,一个星期我们都没有出操,更让人遗憾的是,学校明文规定:从此以后,所有学生不允许再系围巾!我的围巾梦破了,我的少年时光也一去不返。后来,我当了兵,又从部队复员回到了小城。十年光景一晃而过,在成人的世界里,我把围巾遗忘,光阴也把我遗忘,我成了大龄青年。

2008年冬天,好大的雪。那天,家人给我介绍了对象。我第一次见她时,她穿了一身洁白的羽绒服,戴着粉色的小帽,笑起来美丽、动人,最吸引我的还是她脖子上缠绕的针织围巾。见了我,她把围巾向上提了提,只露出两个大眼睛,这情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中学时的青春岁月。那天,我们聊得很好,平时不善言谈的我说了很多话,我还说她脖子上的围巾好看,她笑笑说:“天冷,要不你也系一条围巾吧!”几天之后,当我们再见面时,她就把一条浅灰色的围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交叉、挽结,又轻轻一拉,我瞬间感觉暖暖的,仿佛回到了年少时光!再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2009年12月底,两个女儿出生,这个季节正是天冷的时候,那些保暖的小衣服堆满了我们的房间,毛茸茸的围巾也是她买的。我惊讶于她的行动如此迅速,不解地问:“这小围巾用不着吧?”她笑笑,说:“有一天会用得着的!”的确,数年之后,当她把这些小围巾拿出来,系在女儿的脖颈上的时候,我发觉它们是如此的漂亮,高雅、别致,仿佛新的一样。也许,这个时刻,她早就心里预演了百遍千遍。如今,我已到了不惑之年,青丝里有了白发,几个孩子,她主内,我主外,为了这个家忙忙碌碌。我长期久坐,伏案书写,有严重的颈椎病,受不得凉。每年天冷下雪时,她都会提醒我系上围巾,还会搭配着给我买些衣物,说:“男人,不仅要穿得暖,还要穿得大方、得体,这围巾是不可少的!”围巾绕颈的岁月,我突然经不起她三言两语般的轻描淡写。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