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533388银河|官方网站(welcome)

“YH533388”网

乡村的合唱

乡村的合唱

文/郭建光

盛夏的夜晚,穿过村庄的那条潺湲的布满鹅卵石的小溪,青蛙、蛐蛐以及低矮灌木丛中蜕去硬壳的蝉,此起彼伏放开歌喉,讴歌这潮湿的、沉闷的,有着些许凉风的夜晚。这和声与深邃天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一起,成为万物依附的磁场,演绎着大鱼吃小鱼的神奇逻辑。

不知道这些生命从何而来,每天一遍遍在泥土上踩踏,从未察觉新生命的丝毫踪迹。而蜘蛛在树枝间搭建捕猎的天罗地网,不断有蚊蝇与蝴蝶跌入陷阱,忙得蜘蛛来回奔跑。猎物身上涂满蛛丝,像木乃伊般在空中挣扎。

傍晚时分,邻居们聚集在我家正房东侧的小树林里,打扫干净地面后铺上凉席,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收成、庄稼、星星、云朵与天气,也会议论一下村里的大事小情,谁家孩子学习好、谁家孩子辍学在家无所事事。小溪的哗哗声不曾停歇,孩子们激动的心慢慢沉静下来,伴随着夜露沉沉睡去。

睡梦中浮现出儿时去姥姥家的场景,绽放的槐花成为每一个落寞村庄生生不息的象征。两头牛在门口甩着尾巴,牛虻密密麻麻,气味刺鼻难闻。双目失明的姥姥颤巍巍地伸开双臂迎我入怀。那个中午,妗子并没有破例,而是按照他们平时的生活习惯做起了清水面条。她甩开膀子擀面条,擀面杖将面饼按压在案板上吱吱作响,摊开擀平,折叠下刀,手起刀落,面粉扑簌簌落下。妗子双手抖动着面条,一根根晶莹剔透的面条在透过窗棂钻进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大锅里的水冒着热气,等到起泡水开,妗子把面条下到水里,水再次滚起来后用筷子快速搅动,然后观察面条的成熟情况,随后把早就准备好的一点青菜倒入锅中。锅内的面条再次上浮,妗子慢悠悠地撒上盐,滴上几滴菜油,这顿手擀面就大功告成。

虽然那时我们家并不富裕,可是眼巴巴看着这顿饭的制作过程,心情跌落到极点,走亲戚的第一餐竟然是这个样子,模样难看不说,味道更是淡得难以下咽。直到我不情不愿拿起筷子拨动搪瓷大碗里的面条,才发现碗底卧着一枚荷包蛋。荷包蛋什么时候打进去的?为何放到我的碗里?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腾,所有的不快瞬间消失殆尽。我的寄居生活就此开启。

何时开花,何时结果,何时成熟,何时采摘,对于姥姥家不大不小的一块西瓜田来说,这些都在 我

的 观察中发生着奇妙的变化。地头的瓜庵,毒日头下能够遮阳,雷暴雨来时能够挡雨,站在里面,看得到雨茫茫中的瓜叶上泛起白烟,听得到温暖的西瓜遇雨爆裂的声音。

雨过天晴,瓜田里的向日葵花开正旺,雨滴从花盘跌落。泥泞的地面上不知从哪儿钻出来一只只飞虫,也有带着花纹的青虫懒洋洋从隐匿的地方爬出。这些生命如影随形,不曾脱离过我的童年。

到了秋天,田野里失去水分,绿色的庄稼看起来有些支离破碎。尤其是那些无处不在的蟋蟀钻进玉米包衣内大快朵颐。玉米粒白色的粉末在棒子上裸露着,看着让人心疼。而田鼠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拼命储存冬粮,于是就有了秋收过后,一些农民开始寻找田鼠的老巢,沟渠旁、田垄间,用铁锨一点点试探,一点点深入,在查看田鼠挖掘地道的走向后,判断它的粮仓所在的方向,终于在将要放弃前夕找到几斤花生或者十几斤金黄色的玉米。

带上家养的小狗在田野间游荡,从不担心更不用害怕。倒是野狗面对家狗的狂吠夹着尾巴逃进玉米地深处。等到狗叫声远去,急忙对着青纱帐大喊着小狗的名字,过不多久就听到玉米地里扑簌簌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看到浑身沾满苍耳的小狗兴冲冲来到面前,模样甚是滑稽可笑。

那些慢慢长大的西瓜成熟的味道,煮熟的玉米的清香,刚刨的花生甜丝丝的滋味,还有迫不及待填进嘴里的瓜子的甜香,红薯的清脆,连同那晚熟睡前凝望的满天繁星一样消失在记忆的尽头。

窗外依旧阳光灿烂,走在高大的法桐下,丝丝缕缕的金色光线如儿时蓦然遇见的那一幕,从未远去。

姥姥姥爷在时,父母没有精力照顾他们,更没有更多金钱上的接济。舅舅在时每次都听母亲说要给些钱,还分成两份,给妗子单独一份。虽然舅舅多次拒绝,可是禁不住母亲的坚持,就有了后来舅舅妗子的不再坚持。我感到他们兄妹感情很好,后来才察觉,正是因为儿时共同遭遇过生活的窘迫,条件好些时候,才有了心照不宣的情感的叠加,既是对儿时的回忆,更多的是亲人间长情的告白。

舅舅不在时,母亲号啕大哭。姊妹不在时,母亲双眼空洞。如今妗子也跟随他们而去。母亲喃喃道“越来越少了”,她此时的心境应该尤为孤单。

对我而言,从不曾离开过这片土地半步,只不过是围绕着家,生活的半径稍稍大了那么一点点。生活的波澜不曾冲淡记忆里的故乡,而内心波平如镜,似乎要把记忆里的一切糅合消弭,直至消失殆尽,在春天向往夏天,在夏天渴盼秋天。时光的轮回照彻了故乡的羊肠小径,路旁一盏盏太阳能路灯尤为烂漫。楼房成了标配,不再担心天黑,却为了看一眼星空不得不走上更偏僻的小路。

耳畔秋虫唧唧,头顶星光灿烂。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